要問我怎樣才能獨立生活,我覺得這是個偽命題。與其向四面八方求助怎樣才可以為獨立生活做好準備,不如去親自實踐一下。生活不是考試,它是瑣碎的,是出其不意的,不是給你一個複習範圍,把這個範圍內的都搞懂了或者死記硬背下來就能拿高分。它考驗的是你解決問題的能力——如果過去習慣的做法不再奏效,如果周圍沒有父母好友這些可以依靠信賴的人,靠你自己怎麼解決絡繹不絕的大小問題。面對它的心態不是靠積累,倒更像是一種覺悟,再或者說是一種平常心:現狀就是如此,接受它,想辦法,然後去作選擇。過來人再怎麼告訴你,要準備這個,要準備那個,其實到時候也還是不夠用的。
  我留學海外讀Master,認識的很多人在出國前不會做飯,他們或者懶得做天天吃外賣,或者不講章法地胡亂做,也成功地把自己喂飽了,還真別瞧不起他們,這也是一種解決問題的方法。要不要學做飯、要不要學做家務,這種事情其實是看個人的底線在哪裡。樂意讓自己過得更好而想要學習新的技能,這比別人給你拉一個清單,告訴你這都是必須學的重要得多。
  我迎來獨立生活時並沒有太多恐慌,可能是在大學時代已經習慣了一個人解決問題。我應對得是否好暫且不提,但“習慣於獨立解決問題”或許是個關鍵。面對獨立生活感到不適應,我想更多還是停留在“感覺獨立解決問題不是常態”上,懷念有人幫自己處理的狀態。要是問我如何扭轉這種心態,其實我也說不清,這對於我而言更多是一種理性的意識——此時此地,別人再想幫你也是愛莫能助,只能自己開動腦筋解決。因為知道了必然得不到慣常的幫助,不管自己能不能行,都只好硬著頭皮走下去了。“硬著頭皮”、“咬緊牙關”、“不管三七二十一”,我覺得這才是關鍵。能提前為未來做好各種完善的準備當然很了不起,但即使沒有也未必就會完蛋。讓自己處在背水一戰的絕地,明白自己不得不去做,往往才知道其實早已不再需要他人的幫助。
  生活總會時不時地超出我們的想象與準備,比方說,上周六晚上我公寓的洗手池堵了,水很難下去,發現的時候除了我所有室友都已經睡了,即使忍到早上去找房東,那也只怕還要耽擱好多天才會有人來修。怎麼辦?在此之前我從未修過水管,我完全不清楚它的構造是怎麼樣的。可以猜測出堵住水管的是頭髮,我媽在我出國前曾提醒過我女生住的公寓很容易發生這種情況,可想而知會很噁心。家裡沒有扳手,只有鎚子和螺絲刀,在修水管上幫不上什麼忙。而有利的條件是,我知道怎麼關水閘,我知道水管的外部是以杠桿結構帶動的。於是,究竟是要忍著不用洗手池,等男生室友或者房東叫人來修呢,還是冒著可能搞壞的風險,自己動手掏髒東西呢?——當然是後者。
  雖然現在我有可以求助的人,但誰知道以後有沒有?修水管這件事我還沒有嘗試過,就算沒能成功,也還可以到時候再向他人求助,如果我成功了,那麼所有麻煩事都可以終結在我這裡——與其等待王子們爬上高塔來拯救公主,不如公主自己先砍翻魔王、甩掉詛咒來得更快。結果就是那天晚上,我徒手拆了洗手池的下水管,掏出髒東西,又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零件一個一個重新裝回去了,沒有麻煩任何人問題就此解決。
  我在出國前應該學習怎麼修下水管嗎?顯然不可能。在這些突如其來的考驗面前,管他狼狽不狼狽,管他失敗不失敗,管他丟臉不丟臉,做飯做成暗黑料理又怎麼樣,提著行李距離公寓5公里又怎麼樣,裝傢具裝到手快斷掉又怎麼樣,完全不熟悉地理環境又怎麼樣,頑強甚至胡鬧地堅持下去。回頭再看時,或許就會發現不知不覺間已經擺脫了在外人看來難以逾越的困境,而在自己心中,那隻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。至少對我而言,獨立生活就是如此。
  說到底,雖然人類是社會動物,雖然我們都需要與他人聯結,但我們都終歸要孑然一身去面對自己的命運。在那時候,知道這就是任誰也無法迴避的人生,這就是日常,這就是再平凡不過的現實,然後倔強地迎著風獨自走下去,將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  (原標題:沒有現成的獨立生活清單)
創作者介紹

旅行

zg92zgprs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