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大勉請客
  “別煩何哥了,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忙,子棋、荏苒,先工作了。”範記安有眼色,招呼徐子棋和梅荏苒不要搗亂,“這樣,中午我請客,行了吧?”“哎喲,太陽從南邊出來了,第一次見範賤主動請客,真不容易。”梅荏苒樂開了花,“行呀,不管誰請客,只要有免費的午餐就是好事。”
  天下還真沒有免費的午餐,何方遠不理會幾人的吵鬧,心思沉了下來,開始奮筆疾書。一個小時後,一篇一千多字的新聞通稿就出來了。
  從頭到尾檢查了一遍,發現沒有什麼紕漏,再對照了一下綱要,主題思想沒有偏差,就點下了發送。不過何方遠留了個心眼,沒有隻發送給陳果一人,而是暗中抄送給了馬大勉。
  中午下班時,範記安張羅著出去吃飯,何方遠高升副總在望,他心情大好,想出去慶祝慶祝,不想等幾人正要上電梯時,電梯門打開,從裡面走出一人,正是馬大勉。
  平常馬大勉見到立化的員工,頂多是點頭示意,很少笑臉相迎,現在的馬大勉笑容滿面,如同換了一個人一樣,讓何方遠幾人一時驚訝。
  更讓人吃驚的事情還在後頭——— 馬大勉一見何方遠幾人,伸手按住了電梯按鈕:“方遠,這麼巧,我正要找你們,是道呢?叫上他,我們一起出去吃個飯。”
  什麼時候高高在上的馬總這麼平易近人了?何方遠一臉吃驚,範記安和徐子棋更是睜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剛纔聽到的話,梅荏苒更是誇張,“啊”地驚叫一聲:“啊,不是吧,馬總要親自請客呀?”
  “怎麼了,不想去?”馬大勉開了一句玩笑,“不去可不行,沒有美女的飯局會缺少許多情趣。”
  “去,為什麼不去,馬總請客可是破天荒頭一次,不去就是傻子。”梅荏苒不是口無遮攔,而是仰仗她身為美女的優勢,才敢在馬大勉面前半真半假地嬉笑。
  等黃是道出來後,一行六人下樓,出了興眾大廈,來到了一家名為笑嘻嘻的私家菜餐廳。
  私家菜餐廳人不多,需要預約才有位子,而且只對會員開放,普通客人恕不招待。如果不是馬大勉帶領,何方遠還真進不來。
  說來在私家菜餐廳吃飯,何方遠也是第一次,從梅荏苒幾人的神情可以看出,他們也是第一次。
  選擇了一個僻靜的雅間——— 私家菜餐廳本來人就不多,即使大廳也是十分安靜——— 幾人依次落座,點好了菜後,馬大勉又要了一瓶紅酒。“今天是第一次聚會,破例一次,本來中午不應該喝酒,我帶頭犯規,你們都不要向喬董告發我。”
  幾人都笑了起來。“以前我和立化的同事接觸不多,工作忙事情多只是一個原因,歸根結底還是怪我對立化的重視不夠,錯了就是錯了,沒有藉口,我自罰一杯,向各位立化的同事道歉。”馬大勉雙手舉杯,沖幾人示意之後,一飲而盡。
  行,只伸不屈是條蟲,能伸能屈是條龍,何方遠對馬大勉刮目相看,沒想到文青氣息十足精英意識高漲的馬大勉,能在關鍵時刻低頭讓步,放低了身段放下了姿態,真不簡單。
  “不敢,不敢。”黃是道忙端起了酒盃,“馬總過謙了,興眾文學十幾家網站,每家都有百十號人,哪裡能都照顧得過來?”
  “是,是。”何方遠也及時附和,“來,我提議,我們一起敬馬總。”
  眾人舉杯,其樂融融,第一步的感情交流,達到了預期。  (原標題:交 手)
創作者介紹

旅行

zg92zgprs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